钱都金服就曾公告“水产城”项目逾期-信息资讯
点击关闭

投资人产品-钱都金服就曾公告“水产城”项目逾期-信息资讯

  • 时间:

土耳其未炮击美军

另外,水產城和天夏智慧的項目陷入訴訟拉鋸戰。2019年6月5日,錢都金服披露「水產城」項目庭審情況。原告杭州昀迪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昀迪資產」)與被告舟山水產品中心批發市場有限責任公司(水產城)就票據糾紛一案,於2019年6月4日在舟山市中級人民法院合議庭開庭。

1、多個項目逾期官網顯示,浙江錢都信息服務有限公司(錢都金服)成立於2016年11月28日,4月11日正式上線。截至2018年12月31日,錢都金服累計借貸總額28.3億元,借貸餘額6.27億元,逾期金額1.26億元,逾期筆數2098筆。

昀迪資產反駁稱,票據具有流通性和無因性;票據法明確規定出票人不得因與前手之間的糾紛而對抗持票人;票據法只是要求對價,沒有要求唯一、明確對應的對價,本案舟可公司已獲得對價;質權人的質權實現時,行使的是全部匯票權利,與基礎債權金額無關。

此外,錢都金服還陸續披露了「寧波萬泰」項目25個「錢都穩」標的逾期5193.118萬元,「信威集團」項目50個「錢都盈」標的合計逾期5253.48萬元(其中,2019年4月17日披露20個標的,2079.65萬元本息逾期;2019年7月17日再次披露30個標的,3173.83萬元本息逾期)。

隨後的2019年1月21日,「天夏智慧」項目也告逾期,涉及到「錢都來」和「新手標」50個標的,本息金額5143.641628萬元,剩餘本息額4423.5318萬元。2019年6月5日,錢都金服再次披露「天夏智慧」項目,1.48億元本金和932.52萬元利息逾期,涉及「錢都盈」184個標的。

其實,早在2018年11月13日,錢都金服就曾公告「水產城」項目逾期,涉及「錢都盈」30個標的,本息金額9999萬元,653位出借人。錢都金服表示,在產品到期后,舟可供應鏈服務有限公司(下稱「舟可公司」)未按約定對產品履行回購義務,舟山水產品中心批發市場有限責任公司(下稱「水產城」)未按《中華人民共和國票據法》規定履行到期兌付責任,導致產品不能按期兌付。

9月12日,記者通過電話聯繫了錢都金服客服、總經理蔣某、副總經理陳某以及錢都金服相關股東,試圖了解目前逾期金額、集中踩雷的原因。錢都金服客服表示,逾期金額僅對投資人披露,其他沒有權限回復。錢都金服總經理蔣某及副總經理陳某都以「需向領導請示」為由拒不回應。

昀迪資產請求判令水產城支付票據金額1000萬元和利息64.04萬元(暫從2018年11月8日起計算至2018年12月31日,此後繼續按照人民銀行規定的利率支付至被告實際付清之日)。

不過,記者了解到,恆越投資的承諾並未如期兌現。截至2019年9月12日,上述5000萬元逾期款仍未兌付完,目前僅兌付了本息的14%。投資人表示,「是忽悠人拖時間的」。

依據錢都金服披露信息,「天夏智慧」項目核心企業為上市公司天夏智慧城市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天夏智慧,000662.SZ),該產品為借款人應收款轉讓為基礎,上市公司的供應鏈資產形成的保理資產質押提供擔保。

除了質疑錢都金服風控能力,投資人還指出,錢都金服大打「浙報集團互聯網理財平台」、「國企背景」旗號,涉嫌誤導性宣傳,項目接連出問題后,各方都未積極應對。依據錢都金服副總經理陳某和投資人的微信聊天記錄,陳某表示,股東不願意承擔責任,目前還沒有辦法。

據悉,庭審過程中,法院除拒絕水產城要求追加舟可公司為第三人及解封部分財產要求的全部訴請抗辯意見,並希望水產城在十日內出具調解方案。當天,庭審流程結束,法院未當庭宣判,將會擇期宣判。

對於「天夏智慧」項目,錢都金服一方面準備訴訟,一方面要求天夏智慧控股股東錦州恆越投資有限公司(下稱「恆越投資」)出具還款承諾書。承諾書顯示,原本在2018年12月5日到期的5000萬元借款由於2018年底經濟環境惡劣而逾期。恆越投資承諾:2019年2月27日還款1500萬元,3月26日再還款1500萬元,4月25日結清所有本金和利息。

對於「寧波萬泰」和「信威集團」項目,錢都金服也都讓相關方出具了確認書或者承諾函。「寧波萬泰」項目付款方為寧波市奉化區惠業建設有限公司及寧波市奉化區城市建設投資有限公司,寧波市奉化區惠業建設有限公司對第二期工程回購款出具了《確認書》,確認在2019年6月23日前支付工程款89851489元,寧波市奉化區惠業建設有限公司及寧波市奉化區城市建設投資有限公司出具了《確認書》,確認將其中5000萬元工程款在2019年6月23日前划入錢都金服指定賬戶。

據投資人統計,錢都金服超過3.7億元資金未如期兌付,涉及幾千人。一位年紀稍長的投資人表示,並不了解錢都金服,是看《錢江晚報》上的「文章」,才買了自稱「浙報集團互聯網理財平台」、「國資背景」的錢都金服產品。

浙報集團指出,目前,部分清退工作已取得積極進展,部分逾期項目已進入相關訴訟程序。浙報控股集團(浙報集糰子公司)作為該公司(錢都金服)財務投資人,將依法履行股東責任。

水產城抗辯稱,本案票據原告沒有支付對價;水產城與舟可公司的基礎關係不存在,被告已經解除合同申請仲裁;舟可公司在債權到期后歸還過部分款項,且本來債權也不是1000萬元,原告不能主張1000萬元;要求追加舟可公司為第三人;保全財產過高要求解封部分財產,要求駁回全部訴請。

此外,投資人梳理了「天夏智慧」項目148個逾期標的發現,多家收票人疑似空殼。投資人認為,通過這麼複雜的轉讓和質押,再加上錢都金服很不透明的信息,讓人摸不透底層資產,其實是為了規避相關規定,涉嫌大金額項目違規拆分成小金額項目。2016年8月,銀監會(現銀保監會)等多部門下發的《P2P網貸暫行辦法》中曾明確提出,「同一法人在同一P2P平台借款不得超過100萬元」。

投資人提供給記者的「天夏智慧」項目某標的對應商票顯示,出票人和承保人都是天夏智慧,收票人為上海一江經貿有限公司。隨後,上海一江經貿有限公司將權益轉讓給上海連行貿易有限公司,上海連行貿易有限公司又將權益轉給銀橋商業保理有限公司,銀橋商業保理有限公司又將權益質押給杭州昀迪資產管理有限公司。

天眼查信息顯示,錢都金服股東是杭州雲蝶加速投資管理合夥企業(有限合夥)、浙報傳媒控股集團有限公司、浙江融達企業管理有限公司和浙江文創小額貸款股份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分別為35%、30%、20%和15%。

記者了解到,逾期的主要是「水產城」、「天夏智慧」和「信威集團」項目,逾期原因主要是「借款人資金緊張」,目前「水產城」、「天夏智慧」兩個項目已經進入司法程序,有小部分逾期款已經兌付一定比例的本息。

2、為何頻繁踩雷對於各項目陸續逾期,錢都金服把責任都推給了別人。錢都金服表示,「水產城」項目逾期是因為舟可公司不回購,水產城不兌付;「天夏智慧」項目逾期是因為「借款人營業收入不足以償還借款,上市公司流動資金不足」;「寧波萬泰」項目逾期是因為工程驗收延期;「信威集團」項目逾期是因為「資金緊張」或「在重組」。

此外,錢都金服於2019年9月6日向「天夏智慧」投資發佈公告稱,「本周我司代理律師聯繫中院法官,被告知法院將依職權將本案移送至廣西壯族自治區梧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管轄,移送管轄裁定預計將於本周作出,目前需要等待案件移送。」

記者了解到,天夏智慧面臨買賣合同糾紛、票據糾紛、民間借貸糾紛等多起糾紛,公司及控股子公司的多項資產亦因訴訟被凍結,並被深交所關注。2019年8月中旬,天夏智慧被法院列為失信被執行人。財報顯示,2019年上半年度,天夏智慧營收和凈利同比分別減少36.92%、47.96%。

投資人也不清楚具體情況,因此有投資人到浙江信訪局投訴浙報集團,浙報集團於2019年9月9日通過信訪平台回復投資人。浙報集團表示,浙報集團下屬子公司參股30%,《錢江晚報》曾為錢都金服做了少量信息引流工作,一直在不斷督促錢都金服團隊儘快追訴逾期企業,對逾期產品給出還款計劃。

其中,浙報傳媒控股集團有限公司是浙江日報報業集團(下稱「浙報集團」)全資子公司,浙江文創小額貸款股份有限公司大股東為浙報傳媒控股集團有限公司(持股30%)。浙江融達企業管理有限公司大股東中國東方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持股45%)是財政部下屬企業。

「於9月10日到期的錢都盈1809011因借款人原因不能及時還款,我公司正在積極處理,特此告知。」項錢(化名)收到錢都金服近日發佈的這份「意料之中」的逾期通告時,並沒有很激烈的情緒。

3、陷入訴訟拉鋸戰逾期發生后,錢都金服確實也採取了一些手段。對於「水產城」項目,錢都金服表示,已委託律師事務所向兩家公司發出律師函,要求履行相關兌付責任和還款義務,儘快提供詳細和切實可行的還款計劃,盡全力通過法律途徑來保障和維護出借人的合法權益。

對於2000萬元逾期,北京信威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信威集團)承諾在2019年10月15日前兌付2000萬元及支付2019年4月18日起至實際還款之日期間的利息。對於3000萬元逾期,2020年1月15日前兌付本金3000萬元及支付其對應2019年7月18日至實際還款之日期間的利息。

然而,投資人並不買賬。記者通過和多位投資人長時間的溝通后了解到,投資人對錢都金服集中踩雷有幾大質疑。首先質疑錢都金服的風控,認為錢都金服選擇項目沒有分散風險,且天夏智慧、信威集團早已訴訟纏身。

因此,在《錢江晚報》的推廣文章中將錢都金服描述為「由浙報集團和東方資產強強聯手打造的互聯網投資理財平台,國資背景、股東強勢、資產優質、專業穩健」。

據悉,逾期產品大多基於貿易往來,由出票人出具商票給收票人,收票人通過轉讓應收賬款收益權的方式作為產品發行人,通過溫州金融資產交易中心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溫金中心」)備案,並在錢都金服平台募集資金。募集款划付至溫金中心,由溫金中心劃款給收票人。收票人承諾產品到期日全額回購該產品。

今日关键词:古巴首任国家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