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以来A股上市公司股东新增的减持计划高达2894笔-新闻发布会视频
点击关闭

股权协议-2019年以来A股上市公司股东新增的减持计划高达2894笔-新闻发布会视频

  • 时间:

武汉军运会

7月2日晚,金冠股份大股東的一份高比例減持公告刷爆市場。

清倉式減持也如雨後春筍般紛紛湧出。僅6月份,就有天和防務、博騰股份、東晶電子、藍帆醫療等21家上市公司股東宣布清倉式減持。

如早前與杭州廣幄終止控股權轉讓的邦訊技術,其控股股東張慶文及其一致行動人戴芙蓉就因在東方證券、華泰證券、信達證券、長城國瑞、深圳前海萬通融資租賃質押的公司股票構成違約,不得已清倉式甩賣公司股票。

這並非個例。數據顯示,截至7月3日晚,2019年以來A股上市公司股東新增的減持計劃高達2894筆,涉及上市公司1145家,涉及減持股份上限269.48億股,逼近2018年全年的減持量。

「目前很多中小型企業股東的資金壓力還是比較大,這很正常,資源都在向大企業靠攏,民營企業的日子很艱難,再加上今年股價顯著回暖,部分上市公司股東希望抓住機會高位套現、獲利退出。」7月3日,華南一家私募機構人士受訪指出。

而2017年、2018年全年,A股上市公司分別發佈1350筆、3520筆減持計劃,涉及上市公司528家、1132家,涉及減持股份上限分別為84.06億股、278.34億股。

牛股股東減持忙對於金冠股份實控人的退出,其實早有徵兆。

上市剛滿三年,金冠股份實控人徐海江就發佈了減持公告,擬減持比例高達22%,而其持有上市公司總股份的比例也不過28.24%,清倉比例高達8成。

其表示,減持原因之一便是「有意通過股份協議轉讓,為藍帆醫療引入有專業背景的投資者」。隨後,藍帆醫療便將其持有的公司4950萬股無限售條件流通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為5.13%),協議轉讓給中泰資管計劃。

在新一輪的減持潮中,出現了大量牛股的身影。如金運激光、新五豐、正邦科技、美錦能源、科藍軟件等,今年以來股價累計漲幅分別高達293.86%、242.90%、233.33%、230.53%、234.92%。

而面臨資金壓力的上市公司,大多經營已現困局,不僅財務數據「一塌糊塗」,甚至被審計機構出具保留意見,公司股價也持續惡化。

「很多上市公司實控人面臨的股權質押等資金鏈壓力較大,需要兌現流動性;市場走勢比較合理或比較火爆時也容易出現大規模減持現象;可能部分股東對公司未來發展預期並不好,提前退出;另外還有集中解禁因素。」7月2日,東北證券研究總監付立春受訪指出。

這並非個例。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梳理髮現,今年以來隨着股市回暖,A股出現不少股東 「跑步」減持的現象,2019年以來發佈減持公告的上市公司數量已超過2018年全年。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整理數據發現,2019年發佈減持計劃的企業中,超過八成上市公司股價出現上漲,漲幅在50%以上的企業高達215家。

清倉背後的資金壓力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整理數據發現,發佈減持計劃的大多數上市公司股東是小非股東,因自身投資計劃、資金需要和基金到期等因素減持。

與回購潮大多由龍頭企業主導不同,今年的減持「風暴」主要來自中小創企業。2019年發佈減持計劃的上市公司中,總市值在1000億以上的企業僅有16家,而總市值在100億元以下的上市公司則高達932家,佔比超過八成。

如被捲入業績造假風波的聯建光電控股股東及其一致行動人劉虎軍、熊瑾玉在6月27日發公告表示,因券商不續貸,用於償還質押權人相關質押融資借款,擬減持593.75萬股。

涉嫌37億預付款違規佔用的金正大也在近日公告,控股股東臨沂金正大在光大資管辦理的部分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已觸發協議約定的違約條款,可能被實施違約處置。

此外, 「清倉式」減持計劃也密集出現,數據顯示,股東擬減持數量上限占其持有股數比例達100%的上市公司高達169家,其中中信證券擬清倉減持中信建投股票一事,更是帶動走勢強勁的券商板塊集體受影響。

6月28日,藍帆集團就曾發佈公告擬通過協議轉讓和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其持有的公司股份合計不超過7010萬股(藍帆集團持有公司股份總數也為7010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比例不超過7.27%。

3月、6月份產業資本凈減持規模更創出近年新高,產業資本凈減持金額分別高達257.74億元和164.87億元。

但在涉及到大股東的清倉式減持時,則往往與「資金緊張」、「債務風險」等因素挂鉤。

半年前,徐海江剛辭去了金冠股份董事長、董事、相關專門委員會職務及公司總經理職務。早在去年年底,徐海江就與古都資管簽訂了《戰略合作協議》,古都資管擬通過股權協議轉讓及表決權安排等方式獲得金冠股份29.9%表決權。

其中,藍帆醫療與金冠股份類似,皆因引入戰略投資人而大手筆減持。

7月3日,金冠股份一名內部人士表示:「徐海江的退出是為了給引入國資作為戰略投資者鋪路,此次減持股份會遵照相關減持規定,主要採用協議轉讓的方式,不會對二級市場造成衝擊。」

今年以來,儘管隨着地方政府的扶助措施及市場回暖等因素影響,A股股權質押風險顯著下降,但上市公司股東的流動性危機仍未完全解除。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整理數據發現,資本獲利退出、上市公司股東緩解資金壓力和質押風險,以及從2018年延續至今的控股權轉讓潮,是促成今年減持高峰的主要原因。

「部分企業股東可能真的存在質押風險,但也不排除一種情況,可能股東壓力沒那麼大,但是股東預判公司未來的發展前景並不樂觀,所以選擇高位套現。」付立春說道。

7月2日,金正大證券部人士受訪時表示:「目前控股股東的進展,上市公司並不知情,但減持受到相關規定的限制,對現有的股權結構還造不成影響,但對公司股價確實帶來了很大的壓力。」

按7月3日晚收盤價計算,徐海江擬減持股份對應的總市值高達10.39億元。在減持潮持續洶湧的當下,這一大手筆減持瞬間在市場引發騷動,7月3日金冠股份股價大跌6.53%。

近日頗為火爆的垃圾分類概念股,在連漲數日後,也讓不少上市公司股東減持之心萌動,如龍馬環衛5名董監高,就在上市公司連漲多日後,發佈了減持計劃。

今日关键词:南朝石刻遭拓印